您好,欢迎来到东方娱乐网! 设为首页   手机东方娱乐网   东方娱乐网官方微博 联系投稿 网站地图
东方娱乐网!
当前位置:首页 > 音乐 > 正文

杨坤发行第九张专辑《孤独颂》:管我叫大叔,挺好

http://www.eastyule.com  2017-10-30 12:25:57  来源:北京晨报    责任编辑: 张杰
  小编导读:我从唱歌一直到现在,内心一直隐约会有悲伤的情绪流出来,这是因为我身上有一种伤感的东西,是一种自然的表达。”杨坤的嗓音独特,他的《无所谓》《那一天》《牧马人》《空城》等作品都有一股悲伤的情绪。“这么多年我每张唱片都有三到四首歌曲是表达内心伤感的
  杨坤:管我叫大叔,挺好

  发行第九张专辑《孤独颂》

  “我们这个年龄段的人出唱片的越来越少了,但我们是从卡带歌手的年代过来的,还是有情结。沉甸甸的唱片放手里,很实在的感觉。”说这番话的时候,杨坤手上拿的是一张样子非常传统的CD——封面是宣传照,封底印着11首歌的歌名以及出品、监制、发行等信息。今时今日,大多数歌手发新歌都选择数字平台,即便出实体唱片也会附加各种粉丝周边产品,杨坤制作发行这样一张中规中矩的实体CD,显得特立独行。然而今年45岁的杨坤的处事风格绝非特立独行。“人一过四五十岁,别人评价你或者你评价别人,最好的话就是舒服,这两个字特别重要。”杨坤说现在周围很多小孩儿都管他叫大叔,这事挺好的。

  当个让人舒服的大叔

  “有一次我和黄渤一起吃饭,他问我有没有做新歌,我把所有的新歌发给他听,他听完对《大叔也不错》特别感兴趣。于是我就改成了我们俩人唱的歌词。”在《大叔也不错》中,杨坤和黄渤你一言我一语,唱着他们心里的话——“大叔也不错,你装酷我也认可,过去笑话看得太多”、“其实要不要面儿不重要,主要是腰杆坚挺,而不是钱包”、“子时睡觉九点准时醒来,梦里梦外好像没什么特别的不愉快,每天都逍遥自在,说明已看得开”。

  杨坤今年45岁,正是“大叔”群体的标准年纪。“小孩儿都管我叫大叔,挺好的。”对于“大叔”的称呼,杨坤挺受用,他说虽然大叔的年纪不小了,但大叔经历过事儿、有过很多感受,这点年轻人没法比。“现在不管演戏还是写歌都走心,不像年轻的时候爱追形式感的东西,比如,我可以通过什么样的技巧让别人觉得我牛。现在这些我都可以抛弃了,就老老实实地说些我们经历过的事情。现在唱歌也不需要技巧,不是说我唱得有多好,而是进入歌曲的能力比以前强,一张嘴就可以打动观众,观众会很容易感受到你为什么会唱这首歌。这个能力比以前强很多。”杨坤说,自己有危机感的年纪已经过去了,现在是他状态最好的时候,“现在的我是怎么都行,那天听到冯小刚在一个节目上说,人一过四五十岁,别人评价你或者你评价别人,最好的话就是舒服,这两个字特别重要,别人给你这个工作,你愿意做觉得舒服就去做,别想得太复杂。”

  多跟有才华的新生代合作

  “有一次在英国伦敦我跟一个朋友上街吃完饭出来,一路走回酒店,经过的所有餐厅门口的流浪汉身边都有一只流浪狗,全世界我只有在伦敦看到了这个景象。当地的朋友告诉我,流浪汉很孤独,所以会和狗做伴。”杨坤因此创作了《流浪狗也有乡愁》这首歌,他说那个画面让他突然想到自己二十多年前刚到北京时的生活。“那个时候来北京发展,只有去酒吧驻唱,没有现在的年轻人很好的平台和渠道发展,没有网络,也没有各种音乐节目,唯一的平台就是唱片公司,把小样送到唱片公司,等着看能不能签约。但在这之前的首要问题,是解决温饱。能从地下室住到平房里,是我当时的梦想。”一直到现在,杨坤还偶尔会做梦,梦见自己吃也吃不好,住也住不好。“但好处是,在你没有机会的时候,可以潜下心用5年、甚至8年的时间写歌、练唱,而现在的小孩可能一年就去参加节目了,基本功没有我们当年那么扎实。”

  在过去5年里,杨坤先后出任了《中国好声音》《最美和声》《天籁之战》等音乐节目的导师,在“导师”这个身份中,他总结出了这样的感受,“当导师,最直接的影响是让更多人认识了我,但要是一直在上边呆着,只说不唱,就会削弱歌手的身份。其实导师只是经验比别人强,跟年轻人一起唱歌的时候,我发现他们太厉害了。他们往台上一站,那个气场太大了,比如张杰、华晨宇。年轻歌手最打动我的是他们很自信,有时候是自负,也是好的,在这个年纪如果抠抠搜搜、唯唯诺诺的,成功不了,哪怕过一点,都没关系,有能力才会自信。”新专辑中,杨坤请到了新生代的华晨宇与自己合作了一首《挂彩》,华晨宇一晚上就写了出来,并让杨坤发出了“化学反应很强烈”的感叹,“以后要多跟有才华的新生代合作。”

  拍电影绝不再演拳击手

  杨坤新专辑的同名歌曲《孤独颂》是电影《冠军的心》的主题曲,加上这部电影,这些年杨坤一共拍摄过四部电影。“在这个年纪拍这样一部戏太不容易了,拍完我就发誓再也不会演拳击手了。”前不久,杨坤曾发微博称拍《冠军的心》的“那一年忘了自己是个歌手”。杨坤与这部电影首次接触是2012年,“主角是一个出租车司机,他曾经是一个出色的拳手,为了给一个女孩筹钱治病,再次回到拳击台上。导演当时说他找遍了全中国的男演员,觉得我最合适。”看完剧本杨坤哭得一塌糊涂,虽然当时因为档期问题没有接演,但几年后又有人再次找到他出演这个角色。为了演好拳击手的角色,杨坤在开拍前接受了长达4个月的拳击专业训练,“早8点起床,上午练力量,下午练挥拳,练了整整4个月。开拍后每天早上要做300到500个俯卧撑,让身体充血,看上去像个拳手,每天都要挥好几千拳,晚上脖子胳膊疼得动不了。我因此失眠,4个月都靠吃安眠药,受了很多罪。很多人知道我三年前拍了这部电影,可到现在还没确定什么时间上映。”电影上映档期迟迟未定让杨坤有些失落,他表示这是一部充满正能量的作品,“听说已经拿到了龙标,希望能尽快跟观众见面。”

  不能随波逐流不写歌

  “我从唱歌一直到现在,内心一直隐约会有悲伤的情绪流出来,这是因为我身上有一种伤感的东西,是一种自然的表达。”杨坤的嗓音独特,他的《无所谓》《那一天》《牧马人》《空城》等作品都有一股悲伤的情绪。“这么多年我每张唱片都有三到四首歌曲是表达内心伤感的,我个人觉得伤感是歌曲的最高境界,包括现场演唱,要比欢快的东西更打动我。我以后做音乐,中心思想还是‘孤独’二字,这是我与生俱来的,怎么都规避不开。”虽然唱苦情歌是杨坤的强项,但他在创作时也从听者的角度考虑了这个问题,“我这几年参加活动或者办演唱会,发现情歌太多了,尤其是演唱会两三个小时,不可能每一首都这么表达,大家听着很累。”基于这个原因,在杨坤的新专辑中既有延续他擅长的苦情作品,比如《孤独颂》,也有《大叔也不错》这种内容轻松调侃的歌曲。

  杨坤说,相信还有一些愿意听自己唱歌、等自己发唱片的人,“我可以半年写一张,也可以一年或者五年写一张,唱片行业不景气,我不能随波逐流也不写了,至少我现在还有写歌的冲动和能力,如果有一天没有这个冲动了,我就不写去干别的。”

  北京晨报记者 王琳

上一篇:耳朵要怀孕!10月2日棒直播上海国风动漫音乐玩唱会 下一篇:最后一页

相关新闻